松原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LVMH集团2013年危机收购难业绩增速

发布时间:2019-11-30 12:32:58 编辑:笔名

  LVMH集团2013年危机:收购难 业绩增速低于奢侈品同行

  整个2012年,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LVMH( )仅仅在6月份收购男装品牌Arnys(有传LVMH收购Maxime Simoens股权,Bernard Arnault在11月领投豪华音响制造商Devialet),以往的收购今年被诉讼代替。9月份,LVMH被法国同行 Herm s International ( )爱马仕国际告上法庭。Herm s 爱马仕指控LVMH两年前以不正当手段收购自己集团股份,成为了对LVMH的收购行为做出最大回击的奢侈品牌。

  两年前的10月23日,LVMH宣布通过公开市场上股权互换,成为爱马仕国际的股东之一,持有股份14.2%。爱马仕方面得知此消息后表示无意出售公司,将团结一致上下同心。然而三天后的26日,LVMH再次增持,股权比例达到17.1%,成为爱马仕家族以外最大的股东。随后的几个月里,爱马仕家族多次公开表示LVMH 暗中增持 爱马仕股权,整个家族感到强烈不安,并要求LVMH将所持的爱马仕股权减半、放弃收购行为。当然,这遭到了LVMH的拒绝。同为百年历史的奢侈品牌在一夜之间引发了口水战,并通过当地法院和相关证券交易监管机构对彼此发动了一系列调查和裁决。截至2011年年底,由爱马仕家族成员组成的非上市家族控股公司宣布成立。该控股公司集合爱马仕集团超过50%的股份,并将冻结20年不予出售。今年5月,LVMH已持有爱马仕集团22.28%的股份。

  面对这样一场激烈的股权之争,LVMH内部产品线存在平行,在奢侈品高速发展时,这种竞争可能体现不明显,但是当整个经济放缓,就会露出水面。此前,Dior换帅时,有传Louis Vuitton创意总监Marc Jacbos是最热门人选之一。而Dior和LVMH同属Bernard Arnault家族为主要控股人,Dior集团是LVMH主要控股公司。

  汇丰银行9月份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将LVMH股票评级从增持调低至中性,同时将爱马仕从减持调高至中性,LVMH和爱马仕三季度财报都同时验证了这一改变:爱马仕保持良性增长,而LVMH有机增长持续下滑。

  现代企业收购不能从规模上来判断一定是大公司收购小公司,小鱼吃大鱼的事情也常有。爱马仕排斥LVMH的收购,倒不如说排斥LVMH的策略。虽然说现代企业早已脱离了慢公司和快公司的区分,但是爱马仕现在还没有到LVMH旗下品牌那么快速扩张的时候。所以LVMH的资源、渠道优势对于爱马仕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至少从目前来看。

  Prada的发展是另一个轨迹。从致力成为意大利第一个奢侈品集团,Prada在 2000年初不断收购品牌,结果都以失败告终,上市受阻,直到去年在香港IPO,才开始急速扩张,这背后正是先做好一个品牌的思路。Hermes可能更像复制Prada之路,从销售增长和利润率来看,这两个集团比拟性更大。

  在资本市场收获甚微之时,LVMH战略性投资以及内部发展上仍然动作频频:投资T台预售模式电商Moda Operandi、正式发布Samaritaine商场重启计划,以及任命Antoine Arnault重新发展高端奢侈品牌Berluti。

  对爱马仕收购的重重障碍似乎预示着以收购建立奢侈品帝国的LVMH的危机。

  奢侈品的世界早在多年前就被法国人Bernard Arnault伯纳德 阿诺特的帝国LMVH所控制,而Bernard Arnault所擅长的 收购 更是成为奢侈品行业近20年来和IPO并列的两大关键词。上世纪90年代,奢侈品行业在LVMH的领导下经历了一轮并购浪潮。仅年,就有179家奢侈品公司的主要控股人发生了变化。法国的PPR()、瑞士的Richemont () 历峰等大型奢侈品集团随之诞生。

  通过家族200年的努力,LVMH中的字母 M 所代表的Moet酒厂,于1962年在巴黎成功上市,1971年与轩尼诗合并为Moet Hennessy(酩悦轩尼诗)。1987年,酩悦轩尼诗与Louis Vuitton合并,成就了前无古人的LVMH。

  LVMH在并购的同时也将收购来的家族品牌的创始人和继承人们扫地出门。LVMH旗下的化妆与香水品牌 Guerlain(娇兰)的最后一代家族调香师,让 保罗 娇兰(Jean-Paul Guerlain)退休后由外人接替;另一个时装品牌Givenchy(纪梵希)在加入LVMH后,创始人贝尔 德 纪梵希(Hubert de Givenchy)被Arnault辞退;而威登家族成员中,仅剩几监管特殊订单或任普通工匠,Louis Vuitton的创意总监变成了美国时装设计师马克 雅可布(Marc Jacobs);部分品牌在成为LVMH子公司后,仍保留家族成员,但职位多为顾问委员或名誉主席。

  LVMH旗下的品牌名单持续壮大,与此同时,Bernard Arnault却被认为是个冷酷无情的人。

  上海正见品牌管理顾问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崔洪波就曾评论LVMH是个 品牌贩子 。他说,自从Arnault在威登家族女婿亨利 雷卡米尔(Henry Racamier)的邀请下加入Louis Vuitton之后,LV董事会就没有几个LV家族成员了。Arnault不是品牌的创始人,对品牌没有感情,只是不断将其资本化、商业化。

  说到爱。也许我们可以从中国家庭来看。爱不是什么事以 为你好 为出发点,而是真正能促进品牌发展这一结果。对于被收购的品牌来说,收购可以说是他们的宿命,即使不是被LVMH收购,可能也会被私募基金拿下。或者说它们已经更不上时代的发展,落后不是衰落就是被收购,后者反而是一个较好的结局,对于家族执掌品牌来说。。LVMH仍然示Louis Vuitton家族为一个很好的工具,反观PPR之于Gucci家族你可能才会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冷酷无情。

  商业和道德通常无关,LVMH的发展轨迹被学习足以证明是一个可借鉴的集团创立模式。

  奢侈品集团的发展奢侈品牌的发展有时候可以拿来做个对比,没有那一品牌可以一开始同步扩张所有产品线,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奢侈品集团,比如LVMH奢侈品部分和PPR的主要来源都是皮具,厉峰则是硬奢侈品,LVMH将刚刚收购的Bulgari 战略转移成一个珠宝和手表主打的品牌,以及PPR对麒麟Qeelin的收购都是这样的例子。 至于收购爱马仕也可以看做,一旦爱马仕被收入囊中,至少在皮具方面LVMH将会天下无敌,但是现在它还有很多竞争者。

  不仅仅是这些,12月18日,Louis Vuitton史上最短命的首席执行官Jordi Constans诞生。据LVMH董事会称,Jordi Constans因病不能履行职责,但是业绩对此持怀疑态度:Louis Vuitton是在 达能人 Jordi Constans领先的大众市场策略和高端奢侈品市场策略间摇摆不定,最后后者战胜前者。

  通灵珠宝总裁沈东军对Louis Vuitton大量在中国三、四线城市开店的行为表示质疑。他认为,这种做法将拉大Louis Vuitton与顶级品牌的差距。 现在拿一个LV的包不会像过去几年那样有让人心动的感觉,因为今天满大街都是LV标识,这个品牌越来越靠近 大众奢华 的范畴, 沈东军说, 长期这样做的话或许会背离奢侈品经营的初衷。 但他也表示,Bernard Arnault作为一个股东这么做也没有错,因为LVMH在追求市值最大化,而不是作为一个单一产品发展。

  全球经济放缓,有机增长持续走低,特别是遭遇中国一线城市消费者口味变化带来的身份危机,LVMH的深入化战略是否能奏效?

  10月份奢侈品集团的发展奢侈品牌的发展有时候可以拿来做个对比,没有那一品牌可以一开始同步扩张所有产品线,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奢侈品集团,比如LVMH奢侈品部分和PPR的主要来源都是皮具,厉峰则是硬奢侈品,LVMH将刚刚收购的Bulgari 战略转移成一个珠宝和手表主打的品牌,以及PPR对麒麟Qeelin的收购都是这样的例子。 发布三季度财报,收入有机增长保持在6%,LVMH称,与2011年的 强劲 相比,这个数据 在当前的环境下是良好的 。但是对比,集团在二季度有机增长是10%,而在今年的前三个月为14%。与此同时,Prada和厉峰集团的强劲增长和高利润不得不让LVMH 捉鸡 ,显然Bernard Arnault需要对这个危机发出预警了。

民生杂谈
婚姻家庭
机械泵